中國政府網 貴州省人大 貴州省政協 個人中心

快速通道

  • 1
  • 2
  • 3

最新通知公告

您當前的位置是:首頁 > 多彩劍河 > 歷史沿革

紅軍過劍河材料

  • 字體:
  •     打印本頁    |     關閉本頁    

    1934年,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央領導人曾率領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分兩批經過劍河縣境(經過12鄉鎮121個自然村寨)。

    第一批經過的是紅六軍團,在軍團長肖克、軍政委員會主席任弼時、政委王震等領導下率17、18師共6個團9000余人于1934年9月23日由錦屏瑤光進入南加,渡江北上,25日至南明凱寨,受湘西李覺部阻擊,24名紅軍戰士犧牲。紅軍回師西移,26日凌晨又于大廣坳遭桂軍廖磊部伏擊,145名紅軍全部壯烈犧牲。軍團首長當機立斷揮師北上,經高下柳、平鳥、大高丘出三穗、鎮遠。經劍河6個鄉鎮33個村寨,28日由岑松鎮的塘腳進入鎮遠縣,歷時6天。

    第二批經過的是中央紅軍,在毛澤東、周恩來、朱德等中央領導人率領一軍團、三軍團、五軍團和九軍團共10個師4萬余人于1934年12月18日分左右兩路進入劍河。右路是三軍團、五軍團及中央軍委縱隊由錦屏瑤光進入南加,左路是一軍團、九軍團從黎平高洋、榕江朗洞進入九當、高定歷時10天,經過劍河8個鄉鎮88個自然村寨。

    紅軍在劍河境內,在同敵重兵和地方反動勢力的搏斗中,英勇戰斗,前赴后繼,給敵人以沉重的打擊。但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兩百多名指戰員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長眠在劍河這片廣袤的大地上。其中,凱寨、孟優戰斗犧牲二十四名,大廣坳戰斗犧牲一百四五十人,南哨戰斗犧牲三人;在東風坳、革東、當當、久敢、九臉、觀音渡、小廣、嘉禾、城關等地被鄉村惡勢力殺害十一人;因傷、因病掉隊在柳川返排、南哨、高定、翁座、巫萊白千,南寨的柳寨、返皓、巫送等地因病死餓死二十三人。劍河各族人民將永遠懷念悼念他們?,F今在磻溪鄉的大廣,南嘉鎮的云盤坳,南哨鄉九當、巫菜、柳川的返排、嘉禾,新縣城革東等地尚存紅軍無名烈士墓七塚。其中凱寨、大廣還修建了紅軍紀念亭。原紅六軍團團長,中國人民解放軍上將、國防部副部長肖克為紀念亭題字,當地民眾和縣政府等為其立碑紀事刻石,永遠紀念。

    “紅軍是宣言書,紅軍是宣傳隊,紅軍是播種機”。紅軍在經過劍河的廣大城鄉,廣泛開展了以寫標語、開座談會、群眾大會、文藝演出等宣傳活動,向各族人民宣傳紅軍的政治主張、方針政策和革命道理,教育、啟發了廣大群眾的革命覺悟和階級覺悟,他們從紅軍身上看到了中國的前途和翻身求解放的希望。紅軍在經過的地方用土紅、石灰、墨汁寫下了大量標語。內容有:

    打倒土豪分田地!

    打倒蔣介石賣國賊!

    打倒貴州軍閥王家烈!

    擁護蘇維埃!

    白軍弟兄,不打抗日紅軍!紅軍北上抗日去,打倒國民黨!等等。

    上述標語,如柳寨“紅軍是抗日反帝的主力軍”等三條標語,至今保存完好。

    由于紅軍紀律嚴明,不擾寨不犯民,又打富濟貧,在中央紅軍機關縱隊進駐劍河縣城的當天(12月24日),總政治部向各兵團發出了《關于注意與苗民關系,加強紀律檢查的指示》,嚴格執行黨的民族政策,與各族人民結下了魚水深情。

    1934年9月紅六軍團在凱寨、孟優一帶與湘軍李覺部激戰,犧牲24人,因傷病、潰散流落若干人。紅軍走后,凱寨人姜大展、張二在路邊發現一名紅軍傷員,先抬到廟里,后又抬到一僻靜古樹下,搭一小棚讓傷員養傷。張二用祖傳秘方為他治傷。二十多天,傷愈后又追趕紅軍去了。

    紅六軍團進駐小廣,王元坤的老母親送豬油給紅軍炒菜。桂軍在大廣坳追捕一名掉隊的紅軍病號,李老翠見了,忙叫病號繞過自家屋背向北跑,桂軍追到李的面前問她時,卻向南一指:“往那邊去了!”幫助紅軍躲過了追捕;南嘉里格楊宗建、龍組成、胡老七等動員當地群眾為紅軍搭浮橋。紅軍在南嘉堡上露天搭灶做飯,因大風吹走火花燒毀民房兩幢,賠償戶主龍四妹大洋一百三十元。

    中央紅軍從黎平翻老山界進入劍河縣境后,幾個紅軍因傷流落高定,當地群眾給他們搭草棚居住,湊米湊菜給他們吃,精心為他們治傷。紅軍過南哨時將鄉“自衛隊”頭目陳光祿、陳光錫等人抓獲公開處決,為民除害,人心大快。紅軍在南哨殺了李世發叔媽一頭豬吃,給大洋二十三元;章漢農民龍青云將兩個流落紅軍傷員接到家里居住治傷。紅軍過柳寨時,為重病中的農婦黃仕之、張大妹治病、做飯,打掃房屋。

    紅軍路過柳川返排時,有三名傷員掉隊留在那里,其中有兩位被反動派搜出殺害了。苗族貧農田報多、下中農田報丟見反動派搜查很緊,怕留下的那位紅軍再被殺害,就輪流地將他背到山上藏起來,天天悄悄給他送飯。為了使這位受傷的紅軍早日恢復健康,他倆還將自家的雞殺給紅軍吃。由于他倆熱情耐心照顧,那位紅軍的傷很快就好了,又繼續追趕部隊去了。

    中央紅軍占領劍河縣城后,將蔣玉鵬、丁沛生、洪余哉。李平階等二十多戶土豪劣紳、貪官污吏逃跑時來不及帶走的財物全部沒收,召開大會分給貧苦民眾。紅軍離開劍河,據《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長征記》第15頁記:“行經劍河縣附近某村落時,見路邊有一老婦與一童子,身穿單衣,倒于路旁,氣息尚存,詢之,始知為本地農家婦,秋收之后,所獲之谷米,盡交紳糧(地租),自己則終日乞食,今日氣候驟寒,領袖毛澤東至,告以老婦所言,當時,毛即時從身上脫下毛線衣一件及行李中取出被單一件,援于老婦,并命人給以白米一斗,老婦則連連道謝含笑而去?!?/span>

    南嘉里格楊宗建、龍祖成、胡老七等動員當地群眾為紅六軍團搭浮橋;各地民眾收容掩護潰散紅軍;為紅軍傷病員送藥治傷治??;為紅軍帶路作響導;為紅軍補衣服;珍藏、保護紅軍戰旗、遺物;埋葬犧牲紅軍遺體,等等。共和國成立后,楊宗建于1951年被選為劍河縣出席“貴州省第一屆各族各界代表會議”代表,在討論中,楊宗建暢談了當年紅軍過南嘉時,他和鄉親們為紅軍帶路搭浮橋等事。1954年3月時任西南軍政委員會主席的賀龍辦公室復信給楊宗建,贊揚楊等當年在南孟渡口給紅軍過河、給紅軍帶路的功績。同年十月,毛主席又親手給楊寫信說:“楊宗建同志,你的工作我基本知道,很感謝你,希望你繼續革命?!?/span>

分享:
  • 上一篇
  • 下一篇
时时彩软件重庆版